互联网高管「出逃记」

图片[1]-互联网高管「出逃记」-远影网创

互联网不再吃香了吗?
10月10日,百年酱料企业李锦记正式迎来新的CEO靖捷,此前靖捷供职于阿里巴巴,曾任阿里副总裁、天猫总裁。李锦记对靖捷寄予厚望,希望其能带去数字与互联网技术行业及众多食品、快速消费品公司的经验,「并将继续引领公司进行业务转型,推动创新、数字化和以客户为中心的举措。」
无独有偶,辗转几家互联网公司之后,柳甄也选择离开。
2015年,柳甄从律师转身成为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第二年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后她加入今日头条,2020年5月柳甄再次变换方向。这一次,她选择离开互联网公司,投身消费行业,加入新消费企业元气森林,负责海外业务。2022年3月,柳甄再从元气森林离职。
事实上,近几年从互联网科技行业回流至传统企业的高管不在少数,金融科技与互联网造车领域尤其明显。
今年7月,蚂蚁集团原副总裁尹铭加入阳光保险集团,担任作战中心总经理、指挥中心副总经理。颇有戏剧性的是,2021年1月,作为蚂蚁集团副总裁、蚂蚁集团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第一次从蚂蚁集团离职,加入阳光产险任总经理,仅仅几个月之后他又回归蚂蚁,2022年再次离职。
要知道,曾几何时,尹铭与一批同是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高管为蚂蚁的发展奠定了人才基础。
汽车行业的变动则更频繁。2022年6月,朱江从百度旗下的集度汽车离职,此前他是集度副总裁。2020年5月他才从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的位置上离开,加入福特中国,2021年又从福特转入集度。
类似的还有向东平,他此前是天际汽车的联合创始人、董事、CMO,2020年3月离职不久之后,便成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 、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2021年又成为江铃汽车副总裁、江铃福特总经理。
从互联网大厂离职的高管并非都去了传统行业,而是曾经有传统行业背景的,更容易「逃回」传统企业。

边缘化之后

2015年,靖捷加入阿里。虽然是技术出身,此前他但一直在传统零售行业,有宝洁、中粮等大公司经历。1998年,靖捷进入宝洁市场部,服务过飘柔、佳洁士、SK-II、Olay和帮宝适等品牌业务,后来做到宝洁大中华区品牌运营副总裁。2012年,他转战中粮,担任过品牌管理部总经理、方便食品品类管理部总经理等职务,后来负责中国食品电商业务。
阿里内部人士曾告诉我,2016年马云提出新零售之前,阿里判断未来线上线下会全方面融合。也就是从那时起,阿里开始在各领域搜罗行业和商业经验比较丰富的人才。
借此,靖捷进入阿里的视线,被招至麾下。

图片[2]-互联网高管「出逃记」-远影网创
靖婕,李锦记CEO
曾任阿里副总裁、天猫总裁

他从天猫市场部、集团大客户部起步,很快又成为2016年12月新成立的天猫快速消费品事业组负责人,同时负责天猫超市。彼时,京东与阿里在快消领域展开对决,靖捷是天猫超市在2016年的第三位负责人。
由于对快消行业非常熟悉,当时内部评价他与商家有非常深度的沟通,并能深刻了解商家的想法。阿里提出新零售以后,靖捷提出「阿里巴巴消费者运营模式」,在他看来快速消费品行业可以一起作出改变,要把获取消费者和留住消费者这两件事,用可持续的运营方式,变成整个行业新的运营逻辑和具体执行的手段。
一年以后,靖捷迎来自己在阿里的高光时刻,被任命为天猫总裁,同一时间蒋凡成为淘宝总裁。
阿里CEO张勇毫不吝惜他的赞美之辞,称靖捷有着丰富的商业经验,对客户痛点有较深的理解,并能依此做出清晰的业务策略,对于组织建设也有独到的见解。
然而,接下来的一年多,靖捷在阿里的日子开始不那么好过了。据称,2018年双十一天猫业绩不达标,甚至只有三个小部门完成了KPI。2019年3月,蒋凡兼任天猫总裁,靖捷被安排为张勇的助理。CEO助理,很多时候在阿里并不是一个好信号,张勇在不同时期对外有多名助理,相当一部分的下一步就是离开。虽然靖捷还被赋予了一个阿里数字经济体企业服务体系秘书长的头衔,但这显然是一个虚职,并没有太多意义。
最终,靖捷只有离开。外界没有想到的是,他会再次回到传统快消行业。眼下,李锦记的对手海天正遭遇添加剂「双标」风波,靖捷既熟悉快消,又了解电商和互联网,他能否让李锦记实现超越?
与靖捷不同,柳甄是律师出身,此前她从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带领Uber战滴滴,让她展露头脚,进入字节跳动后任高级副总裁,负责国际化,到了元气森林还是负责海外市场的拓展。
在字节前期,她主导了两次关键的收购案,但后来被限权,据说仅负责国内法务。柳甄在元气森林也仅有十几个月,据腾讯《深网》分析,她再次离职可能与元气森林的海外业务发展遇阻有关,疫情之下元气森林在海外发展的比较艰难。元气森林对外释放的消息则是,柳甄离职是基于个人原因。
无论什么原因,这个一度在中国互联网圈搅动风云的人物逐渐边缘化了。

因利来往

在蚂蚁两进两出的尹铭出自传统金融行业。
他生于1970年,曾任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据称是当时中国人寿系统内较年轻、晋升较快的高管之一。后来又出任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总裁助理及副总裁,太平保险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总经理等。
2015年,互联网金融进入快速发展期,一大批传统金融高管进入互联网公司。
在此前后,担任过腾讯微众银行行长的曹彤曾一语点破各中缘由,「传统银行设立一个支行要求第一年就差不多要盈利,如果第二年还没盈利,支行长就得辞任,但互联网金融投入和盈利模式完全不一样。」曹彤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招商银行供职,后来还担任中信银行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副行长。不过,他在微众银行不到一年就离开了。
尹铭选择了蚂蚁,成为当时的蚂蚁金服的副总裁、保险事业群总裁,他在蚂蚁经历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图片[3]-互联网高管「出逃记」-远影网创
尹铭,阳光保险集团作战中心总经理、指挥中心副总经理
曾任蚂蚁集团副总裁

「刚来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保险行业很多人,把互联网习惯性地当做一种销售渠道,感觉有这样的流量入口可以销量不愁、保费多多。」尹铭曾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回忆道,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开始反思这些产品是否是用户需要的,相对于保险行业3万亿元的总收入来说,他们的销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于是,他开始研究保险买卖的两难,同时思考而作为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什么才是应该做的。
《蚂蚁金服:从支付宝到新金融生态圈》这本书提到,最后尹铭决定蚂蚁金服保险平台只做一件事,就是专心做好技术,通过技术与保险公司互为生态。简单说,也就是一方面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为行业做好保险教育;另一方面,通过数据建模等技术,助力保险公司推出触达生活方方面面、理赔体验便捷的产品和服务。
「科技的产生,不在于要多收保费,而在于更好地让用户体验提高。」尹铭说。
在蚂蚁保险事业群,尹铭有「团长」之称,后来在他领导下相继开发出定损宝、相互宝、车险分等产品,对行业带来影响。
最近几年,随着金融科技行业监管趋严,那些来自传统行业的高管又开始回流。
对于尹铭离开又短暂回归蚂蚁,《财经》杂志曾援引一位接近尹铭的人士的话说,「离任原因和水土不服、任职资格等传闻无关,尹铭回归蚂蚁主要是处理此前的未完事宜。」
然而,最终尹铭还是回到了传统金融行业。
在尹铭进入互联网的第二年,出身光大银行的张旭阳加入百度。「可能在传统金融机构我也被局限住了,到百度可以触发我的新灵感。」当时的张旭阳如是感慨。
与当年曹彤的表态类似,张旭阳举例称,银行理财产品通常会设立几个月的固定期限,但在百度,则在思考有没有可能通过背后的计算或数据处理能力为客户定义一个期限,38天、56天或者139天,再或者明年9月30号到期的产品。
张旭阳在百度一开始任副总裁,负责金融事业群的理财与资管等。2018年4月,开始担任度小满金融的副总裁。但仅仅一年多以后,张旭阳又回到光大银行,成为光大银行首席业务总监,光大理财董事长。

熙熙攘攘皆因利而来往。

暗流涌动与随波逐流

今年6月,集度发布其首款汽车机器人,首款量产车将于明年上市。集度是百度与吉利联合打造的造车公司。几乎同一时间,媒体传出集度汽车副总裁朱江离职,时间在两个月前。
朱江负责集度的用户发展与运营,未来加速推动集度汽车机器人走向市场,然而他在集度只有半年时间。据界面新闻报道,一名熟悉朱江的知情人士称,朱江离职是被动的,但集度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是个人原因,不予置评。
业界对朱江的评价是,「他是一名专业的职业经理人,有丰富的汽车行业经历,一些初创企业会很青睐这样的管理人才。」
朱江有多家汽车公司的职业经历。
最早他在华晨宝马负责市场,2008年后的四五年间,他成为宝马MINI品牌管理总监,这是宝马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一任华人品牌总监。在朱江的努力下,MINI从一个小众产品变为月销量过万的时尚品牌,因业绩突出,朱江升任MINI中国品牌管理副总裁。
后来,朱江短暂地离开汽车行业加入亚马逊,2014年进入雷克萨斯,任中国区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品牌与营销。很大程度上,雷克萨斯正是看中了他当年在宝马带领MINI的经历。两年多以后,朱江帮助雷克萨斯在中国的销量突破10万辆,这其实是雷克萨斯五年前提出的目标。

图片[4]-互联网高管「出逃记」-远影网创
朱江,曾任集度汽车副总裁

随着造车新势力的出现,2017年朱江加盟蔚来任用户发展副总裁。
2020年6月朱江又回到传统车企,加入福特中国,成为福特纯电项目727团队的负责人,负责相关市场、公关、销售、服务及客户体验等业务的运营与管理,后调整为福特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
当前新旧造车势力暗流涌动,从业人员亦随波逐流。一年多以后,朱江在集度短暂停留后再次离开。
与朱江经历类似的是一年多以前出任江铃汽车副总裁、江铃福特总经理的向东平。他曾放言,真正的挑战者,视自我为对手,随时准备迎接每一场焕然新生。
2017年,向东平离开耕耘近20年的传统车企,加入造车新势力天际汽车,任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MO。向东平曾供职于上汽大众、沃尔沃等,带领大众品牌销量从2009年的60万辆增加至2014年的近150万辆。
在天际汽车,向东平全面负责产品规划、品牌建设、新零售、用户运营与营销网络布局,为天际汽车首款豪华智能电动SUV的上市交付打下基础。然而,两年多以后,向东平离职加入现代。
向东平在现代只是短暂停留,2021年又进入江铃汽车。这一次,他的任务是如何带领江铃与福特成立的新合资公司江铃福特杀出重围,正如他自己所说,「旧合资时代是整合资源就能赢,后合资时代是两方要真正化反出新模式。」
外界有评论认为,向东平们加入造车新势力时,行业受资本加持与追捧,有高估值与高薪酬,随着面临产品交付困难与资金紧缺等问题,他们又回到传统车企。
风水轮流转,对于在传统行业与互联网来回跨界的高管来说,最关键的就是时机。

温馨提示:
1. 隐藏付费内容需购买或开通VIP会员之后方可查看!(本站赞助会员及超级会员可免费查看!)
2. 页面展示均为压缩后图像,图包内均为原版高清原图,除官方内容外均无水印!
3. 赞助会员即可免费查阅全站网创项目类资源,超级会员覆盖本站全类下载权限!
4. 点此开通会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